屡次让巴菲特“栽跟头”、并已全部卖出的航空股,你还敢买么?

而在本次的股东大会上,巴菲特更是遗憾的表示,公司已经亏本清仓了美国四大航空公司全部股票。

一面是风波,一面是最大股东,巴菲特是怎么想的?他认为,竞争肯定在每个行业都存在,我们买美联航、可口可乐,并不是他们不会面临问题,我们买他们的理由是觉得他们有强劲的长期发展势头,我们也喜欢他们的财政政策。

编辑 | 张一诺

巴菲特在2017年股东大会指出:我们是美国四大航空公司最大的股东,这个产业现在面临不少风波。

即便竞争激烈,巴菲特仍然认为航空公司将有客观的回报。“下面这件事的机率很高,就是五到十年的时间里面,将有更多人支持航空公司。航空公司在未来五到十年内,我们还可以获得比较可观的回报。”

2013年股东大会上,巴菲特称,过去100年,大量的投资者们把大把钱都扔进航空业,最终都失望立场,对于投资者来说,航空业就是一个“致命的陷阱”。

事实上,为了减轻监管方面的负担,2020年4月1日和4月2日,伯克希尔以约3.14亿美元出售了近1300万股达美航空股票,以约7400万美元出售了约230万股西南航空股票,将持股比例均降至10%以下。就在3月时,他还声称不会出售航空股,这次也被市场认为是“打脸”的行为。

1

与此同时,巴菲特也指出了航空公司的问题:“比较难运作的公司,航空公司算之一。”对于自己在美国航空公司上投资的坎坷,他也直言不讳:“在它身上我们投资非常多,也损失非常多的钱,期间也赚一些钱,但在人们对航空业非常热衷的时期,我们卖掉自己的持仓。”

在2019年股东大会上,巴菲特并没有大量讨论对航空股的看法,但是在回答有关富国银行的问题时有所提及。“拥有10%以上持股权或者普通股,6个月中可以短期销售、赚取利润。对于富国银行有大约10%持股,如果美联储规则改变,那么跟现在情况会不一样。比如达美航空投资比例也面临这样的情况。”

记者 | 吴绍志

时间追溯到1989年,巴菲特在全美航空上栽了跟头,因此他一直对航空股不太友好。后来,但是随着美国航空业的发展,巴菲特才重新青睐航空股,对飞机制造尤为看好。

原标题:屡次让巴菲特“栽跟头”、并已全部卖出的航空股,你还敢买么?

2007年致股东信中,巴菲特写到:最坏的行业,就是那些增长迅速,需要大笔投资来保持增长,但是却很难赚钱的行业,比如航空业。

巴菲特说新冠改变了他对航空公司看法,不清楚未来三四年人们是否会像去年那样坐飞机,而航班现在太多了。伯克希尔哈撒韦已经卖出了美国四大航空公司(美国航空、达美航空、西南航空和美国联合航空)的“全部(股票)持仓”。

巴菲特告诉投资者:“航空业竞争非常激烈,很多时候采用自杀式方式进行运营。我们现在在很多大型航空公司都有持股,看到不管是大的还是小的公司,都或多或少面临破产危险。”随着竞争的加剧,不断有资本加入,这种情况也将更加严重。

紧接着2016年股东大会上,巴菲特说了精密铸件公司CEO马克·多尼甘(Mark Donegan)许多好话,称他是“非凡的经理人”,几乎“独一无二的”。他也总结说,他很想找到三到四家像精密铸件公司这样的公司来购买,但这种公司的主导人“非常重要”。

对于飞机公司的态度,巴菲特则非常冷淡,他在2016年股东大会中表示航空业是“可怕的业务”。但在2016年三季度,股神的态度却发生了180度大转弯,斥资15亿美元购入美国三大航空公司的股票。

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2015年,伯克希尔以约320亿美元的价格,收购了航空航天制造企业精密铸件公司Precision Castparts Corp。它代表伯克希尔当时最大的收购,超过2010年其对美国伯灵顿北方圣太菲铁路运输公司的交易。

2018年,巴菲特继续看好航空制造以及精密铸件,认为它是“非常理想的业务”。他重点提出,飞机制造还是非常理想的,它的质量、原配件以及所有的零件都是能相辅相成的。“大概有7500万至1亿的利润都在里面。”

详细地来比较四家航空公司,巴菲特更喜欢他们不分伯仲的市场地位,长期持有的话仍然需要考量。“我的猜测是,所有四大航空公司都会有更大收益,关键在于运作效率,他们的边际收益有多少,是不是值得我们现在进行投资,我觉得作为长期来说我们不会毫不犹豫。”

巴菲特曾说过:在莱特兄弟试飞成功前,如果有个资本家击落他们,那么全球各地的投资者也许会有更好的投资局面。他投资航空公司很多次,每次都以亏损告终,但却始终保持对航空公司的关注,巴菲特与航空股的爱恨纠葛仍在继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