货币的伟力

木木

如果要评选人类最伟大的发明,货币大约能进入候选队列。平心而论,货币带给人类的好处实在太多了。捡重要的说,比如,极大提高了商品交换的效率和规模、便利了人员流动、甚至推动了生产力的提高和文明之间的交流。

这些当然都是货币在人类社会衍进中发挥作用时的宏大扮相,其实,生活中,货币还有一些“旁支末流”的作用,也很有意思。比如,对人的身心健康很有帮助。这种看起来不起眼儿的作用,也相当重要,于人类个体而言,身心健康是人生幸福的基础性保障,于人类集体(或社会)而言,个体幸福是保证群体和谐的底层基础。如此说来,货币实实在在是个好东西。

所以说,钱(或者“钱”)确实是个好东西。不过,再好的东西也有自己的能力边界,并非任何时候、任何情况下都能充分发挥作用,许多时候、许多情况下,甚至可能连一点儿作用也发挥不出来。钱(或者“钱”)当然也一样,买不来的东西、或发挥不了作用的时候还是有的。其实,类似能说明问题的故事和“故事”,古今中外有很多,比如,掉进河里快淹死的人,手里的钱袋越重,没准儿越死得快。这些故事和“故事”想要表达的,也无非是好心提醒人们,货币也有局限性,其所谓的伟力,也有力不能及的时候和地方。

据说,日本爱知县一宫市的“蒲公英介护中心”,是日本规模最大的养老院,在九十多位员工的照护下,逾250位老人生活在这里。原先,和其他养老机构一样,“蒲公英”里的日子也暮气沉沉,虽然设施完善,员工服务体贴周到,但老人们就是打不起精神,在静悄悄的光阴里,完全处于“混吃等死”的状态。

虽然“种子币”只能在“蒲公英”里流通,但无论就其功能而言,还是就其在实践中所发挥出的作用而言,它都完全配得上“钱”的名号。据说,国内的一些养老机构,也有类似的做法,不过没有直接发“钱”,而是发“积分”。老人们可以多渠道“挣积分”,然后用“积分”“买”东西,或者“买”服务。虽然没有很确切的老人们精神状态前后对比的相关研究,但这样的措施能一直推行下去,也足以说明还是有实践意义的。

“种子币”一旦在养老院里流通起来,改变几乎立竿见影。老人们挣“钱”的积极性空前高涨,不但精神状态明显改善,身体状况也有不同程度改善,老人们的生活仿佛又回到“前养老院时代”,养老院里不再是暮气沉沉,多了不少生机勃勃的朝气。也是,“赚钱、存钱、花钱”的熟悉模式又回来了,自己的日子终于又可以自己“说了算”,生命于是就有了存在和继续下去的意义,这样的个体和群体的生存状态,肯定要比“衣来伸手、饭来张口”、整日无所事事要积极得多。

【缘木求鱼】

(作者系证券时报记者)

为了打破这种不良氛围,养老院做了一个大胆的改变,给老人们发“钱”——“种子币(SEED币)”。每位老人获得的初始资金为5000元“种子币”,之后,只要认真参加康复训练、配合护工工作、自己的事情自己做、参加集体活动等,就能挣到几百到几千不等的“钱”。“钱”攒多了后,老人们可以用“钱”在小卖部买东西,想外出“一日游”,只要有足够的“钱”,也没问题,养老院里还开设了“赌场”,老人们也可以过一过输“钱”、赢“钱”的瘾。

再好的东西也有自己的能力边界,并非任何时候、任何情况下都能充分发挥作用。

就此而言,中国的“积分”和日本的“种子币”,毫无疑问,都算得上“迷你”货币,如果不考虑流通范围的大小(“种子币”只能在“蒲公英”里流通,“积分”的流通范围相应比较大),这种“货币”的成色还是有相当吸引力的;它对人的精神状态的改善,以及行动力的促进,无疑发挥了很积极的作用。货币的伟力,也由此表现得淋漓尽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