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大文娱界走了一圈后 王健林和他的万达帝国终究还是要回归地产

03

财报显示,2019年,万达电影扣非净利巨亏48亿元,万达电影出现了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。造成财报数据由正为负的主因是商誉减值计提为55.75亿元,这个数值越大就意味着公司业绩下滑的风险越大。

而在万达大费周章的转型轻资产,去搞商业和文旅产业时,最后发现还是地产香。

王健林曾放出豪言:只要万达进入的行业,其他的企业都没有机会做老大。

当时他还透露,万达商业的资产在6000亿元左右,净资产更是达到1900亿元,资不抵债是空谈。

曾有人问过,什么是摇滚精神?臧鸿飞说摇滚是面对着生活的不服,崔健认为是做自己。而王健林的“摇滚精神”是雄心勃勃,说干就干。

来源|博望财经

但这1000亿元的销售额,对于当下的万达集团来说可不是个“小目标”。自万达开始“去地产化”,地产界的排名就一落千丈。2015年万达以销售额1512亿元位居行业前三,目前销售额已经跌至不到500亿元,早已与头部房企拉开距离。

尽管在今年的声明中,万达表示不会退出大连足球,还要重建职业俱乐部。但如今心有余而力不足的王健林,还能再一次站在绿荫场上吗?

01

绿茵场两次"折戟"

王健林曾有感而发:足球是滚动的黄金,是烧钱的游戏,投资足球不会赚钱,说赚钱的必定是骗子。

万达轻资产有两个战略目标:一个是2020年开业400-500个万达广场;二是2020年万达商业地产净利润要有至少三分之二来自租赁。“我们有打算,将来万达商业地产股份有限公司可能去掉地产二字,变成万达商业投资公司或商业投资管理公司,去房产化,让万达商业地产全面转型。”

结果方案没通过,反倒被体委“拉”进了大连足球俱乐部。1994年,中国足球开始步入职业化,正逢甲A联赛成立。由万达集团和大连市体委一手打造的大连万达足球队,以全华班的阵容,连续4次夺得甲A联赛的冠军,一度被评为中国足球史上的“明星球队”。

然而,万达要转型轻资产的消息刚刚传出,年底万达就被媒体曝出欠债4200多亿。王健林之后亲自出面回应,承认万达确实有四千多亿元的负债,但“负债是出现在万达商业的财报上,并非整个万达集团。”

早在20年前,万达集团和足球就有着不解之缘。想当年,刚刚踏足房地产生意的王健林,打起了大连市体育馆周围土地的主意。当时,万达向市政府提案,赞助大连足球队400万,让万达在体育场附近建住宅楼。

院线一哥"病危"

但他没有想到,4年后的今天,当他和他的万达帝国走南闯北转了一圈后,还是要回到最初的起点。

2019年末,万达电影拥有直营影城656家,在职员工总计14260人。国内疫情爆发后,全国电影院线大停摆,意味着万达要在没有收入的情况下,维持这一万多人的生计。而这些损失也直接挂在万达电影今年的第一季度营收报告里,预计亏损5.5-6.5亿元,去年同期盈利4亿元。

4月23日,多年不争地的万达,在江苏盐城拍下一宗纯住宅地块。在地产界沉寂许久的万达,似乎发出了要回归的信号。随后,万达又以9.56亿元总价在青岛摘得两个地块,要建造8万平方购物中心。而据界面新闻报道,万达地产内部已经给出今年销售1000亿元的目标。

商誉减值的问题主要是在并购重组的时候会发生,这无疑是万达电影此前大规模海外并购带来的后遗症。

王健林也舍得下本钱。有数据统计,1994年至1998年,万达对大连万达的投入总额为3.5亿,四年来净亏损2.5亿元。不过,相比于万达房产的水涨船高,这些亏损显然可以忽略不计。

事实上,如今万达电影的抵抗力也比不上巅峰时期了。

2016年的万达集团年会上,王健林演唱了崔健的那首《假行僧》。

西班牙的畅销体育报纸《马卡报》曾这样评价,“王健林热爱足球,是中国最有艺术品位的富人。”但这些年来,足球对于王健林来说,究竟是兴趣还是生意,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从这份声明中可以看出,2018年初大连一方足球俱乐部因股东不再出资,转为足协托管,后经大连市政府牵头由万达垫付运营资金。两年内万达前后投资超35亿元,“但由于种种原因,万达至今没有获得一方足球俱乐部股权,俱乐部历史遗留的问题也没有得到解决,甚至连俱乐部账户都无法使用。”

02

但此后万达却开启了一路“大甩卖”模式。自2016年底开始,万达将旗下13个文旅项目和70多家五星级酒店一并打包销售,作价632亿;2018年,万达又将旗下百货门店共计37家转让给苏宁;今年,又被媒体曝出要21亿元出质万达文化产业集团……

业内不少人认为,只要万达不停步,终会见着那山和水。

随着大连万达这一名号跟着球队逐渐打响。1997年,万达房产销售额将近30亿,占到大连市的四分之一,而在7年前,万达不过是一家年利润一千万的旧城改造企业。

不久前,有网友爆料万达影院将进行裁员,裁员范围为20%-30%,随后万达电影总裁曾茂军出面否认。但其实就算出现裁员情况也实属正常。

屋漏偏逢连夜雨,刚等到国内疫情被控制,全球又迎来爆发期。美国AMC院线首当其冲,2月份时,AMC宣布暂时关闭旗下全球1000家影院,3月份时,AMC宣布旗下全球所有影院无限期停止营业,同时宣布包括CEO在内的600名员工全部暂时停职。

随后,万达院线一路飙升,用了3年就登上了院线王座,并成功上市成为“院线一股”,后更名“万达电影”。自2009年开始,万达电影持续八年在票房收入、市场份额、观影人次上位居全国第一,成为实至名归的“院线一哥”。

姑且不去探究万达口中所谓的“种种原因”都是什么,但这次的竹篮打水却是又一次刺痛了王健林想驰骋绿茵场的决心。

台上的王健林跟随着节奏晃动身体,仿佛瞬间从霸气外露的企业家化身为一名摇滚老将。当他铿锵有力地唱着那句:“我要从南走到北,我还要从白走到黑。我要人们都看到我,但不知道我是谁。”目光坚定,气息沉稳的王健林,也仿佛在回忆着自己过往的戎马一生。

直至今天,从市场规模和营收规模来看,万达电影仍然配得上“院线一哥”的称号。但往日的大哥却已然出现乏力疲软之势,尤其在今年这场疫情下。

文|浊雨

2020年开年第一天,万达集团在官网发布声明称,将从大连一方足球俱乐部撤资。

然而,好景不长。1998年足协杯半决赛上,大连万达对阵辽宁天润,最终因为三个争议点球没被判罚,大连万达输掉了比赛。赛后王健林直接在发布会上表示,万达集团要永远退出足坛,这一离开就是20年。

十几年前,万达进军电影业。2004年开了第一家万达影城,2006年,万达院线全年实现票房收入1.51亿元,全国排名第五。王健林站在2006年万达工作总结会上讲到:“电影是一个没有天花板的产业。”

2016年4月,王健林在深交所宣布了一个重大决定:万达要“去地产化”。

无论是小房企还是万科、万达这样的巨头,都逃不过房地产业的一个普遍“魔咒”:高负债。

一如王健林霸气作风,万达集团从2012年开启海外并购之路,先后收购北美第二大电影院线AMC,澳大利亚赫伊斯、欧洲欧典等多个院线。截至2017年,前后投资超400亿元人民币。万达将院线生意做到了全世界。

如今,一向“语出惊人”的王氏父子,也变得越发低调。王健林能否再次带领万达重振昔日雄风还是个未知数,但就如《假行僧》的歌词里所写:我有这双脚,我有这双腿,我有这千山和万水。

回归地产能否重振雄风?

虽然万达在AMC的持股比例已从原来的60%缩减至38%,但这次的疫情正在消耗着其影视业务所剩不多的活力。

因为质疑比赛不公输了场球,就宣布永久退出球坛,这事儿放在别人身上看起来有些胡闹,但放在王健林身上反而顺理成章。多年前,外界对于王健林的评价可以用两个成语来形容:霸气外露,血气方刚。